2019年1月16日 星期三 农历 十二月十一

年味儿

发布时间:2019年01月04日 15:33   来源:市档案局 叶朝曦   浏览次数:153

总觉得小时候年味比现在足。

早晨起来,菜园子里的萝卜缨子蒙上了一层白霜,大人开始商量着打年货的时候,小山村里的年味就慢慢从屋顶上的烟囱里散了出来。

80年代初,日子刚刚好起来,物质还没那么宽裕,平常日子里饭桌上炒两个鸡蛋就是荤腥了。也很少能穿到新衣服,小伙伴们穿的衣服不是灰色就是蓝色,男孩子膝盖位置一般都会打着补丁,要是家里有人当兵,穿着个旧军装到街上逛逛伙伴们都会流口水。天冷些就开始盼着上街“打年货”,添上一件喜欢的新衣服,买上一些爱吃的东西。那个时候的梦想就是天天过年,天天有肉吃,天天有新衣服穿。而现在,梦想实现的时候却失去了孩提时的惊喜。

这几天,下了一场连阴雨,天气一下子凉了起来。关了门窗屋子里面暖了很多,安静到只能听到紫砂锅里面卤牛肉咕嘟声。母亲突然说宝宝在幼儿园里还穿着塑料拖,会凉着脚,还是给宝宝织双毛线鞋吧。母亲一脸兴奋得样子,两只眼睛尽管没有年轻时清澈,可依然亮亮的看着我们,看的出来,母亲很是得意自己的想法,我的思绪却一下子飞到了从前。山村的夜晚比现在黑,比现在安静,临睡前的记忆有着温暖的煤油灯和母亲星星一般闪亮的眼睛。母亲的针线活很好,从细细的开司米到大拇指粗的棒针线,母亲都信手拈来,蝙蝠衫,开衫即便是最普通的套头衫,母亲都会织出最好看的图案。我记忆最深的,是母亲给我做布鞋。朦胧的睡梦里,母亲紧紧捏手里着的针线,用力的纳着鞋底,千层底特别难扎,重重叠叠的棉布用米汤浆过,硬实且有韧性,淘气的男孩子穿上一年也不会破,可是纳起来会特别的辛苦,铁顶针戴着的手指头用着力,关节都发白,有的时候母亲会在头发上蹭纳鞋底的针,我睡在温暖的被窝里数着母亲的白头发。有的时候,母亲会把冻僵了的手塞进棉被旁边暖一暖,我眯缝着眼数着母亲的眼睫毛……

几双毛拖鞋放在窗台上,阳光隔着玻璃照着,灰尘在光线里浮来游去,两种颜色的毛线纠缠成了简单却又很舒服的图案。宝宝一下子开心起来,几双毛鞋轮流穿在脚上,兴奋的在屋子里跑来跳去。母亲说自己老了,只能织个平针,花样也记不得了,但眼角的皱纹里含着得意。孩子的欢声笑语让我一下子找着了消逝了的童真,懂得了父母的艰辛和不容易,懂得了亲情,懂得了爱情,懂得了关心,更是懂得了过年真正的味道,父母们努力给了我们一个又一个欢乐新年……

现在,我正坐在办公桌前,忙碌着年底前的工作,而你呢?或许正在商谈着业务,也可能在饭桌上应酬…… 但更多的人猫在温暖的家里,正和我的母亲一样,为孩子们准备着种种的惊喜……

“家是最小的国,国是千万家”,不管怎样,都没关系,希望此刻看到文章为生活打拼的你,多留点时间给自己的家人吧,陪着白发苍苍的爸爸妈妈,陪着呀呀学语的娃娃,让他们在天冷了的时候就觉着有年味儿,在太阳回家睡觉了的时候,看满天烟花……

(责编:张映武)

中共广州市直属机关工作委员会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

Copyright © 2016 by www.gzsjgdj.gov.cn. all rights reserved

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201号

粤ICP备14006357号

智慧党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