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3月26日 星期二 农历 二月廿十

​ 生活在此处

发布时间:2019年01月03日 11:36   来源:市民政局 栾轶敏   浏览次数:201

米兰·昆德拉“生活在别处”言犹在耳,高晓松的名言“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,还有诗和远方”不知何时起风行神州大地,随处可见引用。仔细一想,难道眼前此处真的只有苟且,诗意和美好只在未来和远方?

身体和灵魂总有一个要在路上,我们旅行,我们读书,实现了某种意义上的“生活在别处”。每一次出门,看名山大川,从城市钢筋水泥层林中突围出来,视野开阔起来,看大自然亿万年的造化之工,突然觉得人在无垠的时间空间里如此渺小;看名胜古迹,真正来到历史书和古诗词里的那些地名,千古风流人物俱往矣,至少在某一瞬间曾闪过一个念头:那一点点得失不要太纠结了吧。然而最有趣的是还是看人,看见一家三口的背影,那是爸爸妈妈走在两边,牵着稚嫩的小孩的手,看见热恋中的小情侣甜蜜的表情,也曾在厦门鼓浪屿看见两位优雅的老太太拄着拐杖行走,那是一对姐妹,后面跟着她们的子孙。当时我正和妹妹在一起,看到这一幕有些忍不住热泪盈眶,我们相约等我们老了,也要这样优雅好看,也要拄着拐杖去旅行。他处的风景可以自旅行得,也可以自书中得,读史使人明智,读诗使人聪慧,读书最终是为了获取精神营养,滋养人的内心,涵养气质,更好地生活在此处。

每一次的“生活在别处”,每一次出门旅行,每一次打开书,都是心灵的奔走,走遍千山万水最终到达目的地,回到人的内心深处。

生活在此处,古语说“求仁得仁”,可关键是这个“仁”是什么?有时候自己也说不清,人并不能时刻看清自己的内心,时刻明白自己真正的心意,真正的热爱。而有时我们的脚会告诉我们,我们的脚愿意在哪里多驻足一会,这正是我们的心意,而自己或许也不曾察觉。爱看牵手,爱看爸爸妈妈牵着小孩的手,爱看恋人紧扣手指,爱看苍老的手年老了依然系在一起,不自觉地为之停下脚步,或许就是内心深处对这种种美好感情的向往。读书更是如此,每次走进偌大的图书馆,脚步直奔的总是那几个书架,因为那片区域有喜欢的出版社,喜欢的作者,喜欢的书。看清自己的心意不总是那么容易甚至有些困难,就像胡德夫在《最最遥远的路》里唱到的“你我需遍扣每扇远方的门,才能找到自己的门,自己的人”“你我需穿透每场虚幻的梦,最后走进自己的田,自己的门”。

苏轼一生几遭流放,写下“此心安处是吾乡”,化用了白居易的诗句“我心本无乡,心安是归处”,这颗心安定的地方,便是我的故乡。终其一生,伟大如文豪,平凡如你我,都在寻找真正的自我,心灵的归宿。心若不安定,此处也是他处,难以发现生活中的美,不容易快乐。心若安定下来,他乡也是我乡,幸运总是愿意垂青心沉下来做人做事的人。从今天起,逐渐明白自己的心意,让这颗心安定下来,生活在此处,做一个幸福的人。

(责编:张映武)

中共广州市直属机关工作委员会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

Copyright © 2016 by www.gzsjgdj.gov.cn. all rights reserved

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201号

粤ICP备14006357号

智慧党建